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炳智诗歌坊

继承中华诗歌传统 探索当代诗路华语x

 
 
 

日志

 
 
关于我

李炳智(大漠剑客) 陕西子长县人,现居延安。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 陕西作家协会会员,延安市作协副主席。延安诗词学会副会长。《诗刊》、《星星》、《扬子江》、《十月》大型文学期刊、台湾《创世纪》诗杂志、《诗潮》、《中国诗人》、《延河》、《长江诗歌》、《新国风》、《延安文学》、陕西《文化艺术报》、《陕西日报》、《延安日报》等杂志报纸发表现代诗歌近300首。著有诗集《受困的美人鱼》、《一方水土的爱恋》。作品多次获奖并收入不同版本的年选。《一方水土的爱恋》获第三届国风文学奖。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骑狗岁月  

2017-06-23 23:23: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骑狗烂裤裆!”小时候,父母不止一次警告我。大庭广众之下,裤裆裂缝对小孩来说羞羞羞,可对成人来说,那真是丢死人了!
      前些年,当警察的儿子送我一件警用棉裤,说质量好又保暖,我穿上舒心极了。可有一天在菜市场蹲下捡菜,只听噌的一声,裤裆掰缝了。好在外面套一件单裤,避免了一场大庭广众之下的丢人事件。晚上脱下,叫夫人缝一下,夫人瞅着我的脸责问:你是不是小时候骑过狗,才经常烂裤裆?我嬉皮笑脸,嗯了一声,不予置否。
      上世纪六十年代,我开始上小学了,那时候学校只有语文数学两门主课,学生的作业下午自习课就全部完成了。放学回家,一项任务:玩。打老爷、跳房子、扇元宝、滚铁环、掏鸟蛋、捅蜂窝、捕蝴蝶、抓蝌蚪、摘野果、游泳、溜冰。到三年级,就得挖野菜、放羊,大人种地时,或牵牛、或点豆豆。
      当时,农村是集体化管理,允许一户养一只羊。农民把春上下的羊羔养到冬天,过年时杀掉,多一半拿到集市卖掉,换取年货,少一部分羊肉和头蹄下水留着家人过年吃。大人们在农业社没明没夜下地劳动,养羊自然成了小孩的事情。小羊没有长出角时,打回草在家喂;长出角了,孩子们就牵着到野外放养。
      下午放学后或星期天,我们几个小伙伴每人牵一只小羊,到山上让羊吃草,自己不是摘野果,就是上树掏鸟蛋。六月里,就跑到麦地逮山鸡儿子。秋天,小羊长大了,我们就开始赛羊。
      这赛羊,虽然与草原牧民赛马不能比,但很有竞争性和成就感。把羊拉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孩子们骑上去,一人发令,全体开跑。谁的羊跑得快跑得远,谁就是优胜者。羊本来不是同一天出生,个头不一样大,也有肥有瘦;小伙伴们个头、体重也不尽相同,比赛中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有的刚骑上就人仰羊翻;有的到半途,人和羊都睡到地上。失败者无地自容,优胜者洋洋自得。有的羊倒下,一时站不起来,小主人吓得面如土色,甚至嚎啕大哭。这羊腰要是压断,怎么给大人们交代。不过,从未出现这样的大事故,大家也就把赛羊当做最刺激的活动了。这事是不能让大人们知道的,否则不是责骂就是挨打。但小娃娃嘛,明知道不可为,可背过大人,还是乐此不彼。
      骑猪的想法,源于一张年画。小时候,过年时,大人们最喜欢买回一张胖娃娃骑着一头肥猪的年画,大概是企盼健康富裕吧。可我们小孩不这么理解,我们认为肥猪是可以骑着玩的。一个腊月天,几个小伙伴到我家院子玩,看见我家的猪长肥了,不知谁说,咱们今天比看谁敢骑猪!提议一出,大伙先是哗然大笑,接着跃跃欲试。猪本不是人的坐骑,一是牠不习惯与人接触;二是骑上去,手没抓的地方,稳不住身体。骑猪真是一个高难度的动作。于是,有小伙伴想办法,解决这些难题。我们先给猪槽倒一盆泔水,猪来吃食,就给猪挠痒痒,一步一步接近,等猪情绪稳定了,趁其不备,猛然骑了上去。猪立刻不干了,猛跑猛摇大声嘶叫,似有受宰杀的恐惧之状。骑不了几秒,便把背上的骑士摔倒在地上,自己扬长而去,再要诱导接近牠,那是不可能的了。人常说猪笨,其实,猪也有思想啊!上了第一位勇士的当之后,再也不给第二、第三人机会了,比赛只好就此终止,其他小伙伴嬉笑一阵,便悻悻而去。
      那年代,农村人养狗,有两个功能,一是看家护院,维护治安;一是叫狗吃小孩拉下的屎,帮助主人给小孩打扫卫生。前村二婶家生过6个孩子,他家养的那条母狗特听话,每当婴儿拉下了那个,二婶叫一声:狗!那家伙立刻冲入家门,爬上炕来,把衬布和小孩屁股上的污物舔个干干静静。我常想,这狗也太下贱了,为什么有这吃屎的嗜好?其实,土狗吃屎是牠的职责,应当受到尊重。现在,人们富裕了,家里养宠物狗,听说有从外国进口的纯种洋狗,一只上万元才能买到。我见那些贵妇、美女在街上遛狗,常不由自主地揣度一番:这洋畜生不知吃屎不?中国有句名言说:狗改不了吃屎嘛!可这么不雅的问题,又不好意思与尊贵的主人们探讨。
      每当看到城里人遛名犬养小狗,我便常常想起小时候我与狗的故事。那时,我上小学四年级,又一次到瓦窑堡城里逛完回家,手里捏着半块饼子,路上遇到一条大白狗,牠紧紧追着我,不愿离去,我心里一阵一阵地紧张。跟了几里路了,我意识到这狗是想吃我手里的东西,并无伤害我的意思。我就把手里的饼子扭了一小块,向空中一抛,那家伙一扑上去,从空中逮到嘴里,吃了下去,那么机敏,那么享受,接着,走得离我越来越近。回到村口,饼子给狗吃光了,狗自然成了我的好朋友。他允我摸脊背摸头,并紧紧追随我,回到我家院子里。我拿家里的猪食喂牠,牠满意地享用,夜里卧在我家门口,再也不走了。从此我实现了当狗主人的梦想。
      我给这条狗起了一个名字叫:豹子。现在,我想,那么轻而易举得到一条雪白高大的美犬,完全是那个年代实物紧缺的缘故。人都吃不饱,何况狗呢!这豹子的确很仗义,牠晚上给我家护院,白天陪我上学。我们村的学校只能上到四年级,上五年级就要到离村3公里的芋则湾学校。路远,每天早晨5点半就得从家里出发,特别是冬天,日子短,天明得迟,路上黑乎乎的,一个小孩赶路,万一遭遇狼,那就完蛋了。豹子充当我的护卫,十分尽职,牠每天都要把我陪到芋则湾村口,自己才独自回家。连续几年,我们成了十分要好的朋友,大人们也因我有豹子的的陪同,不用担心我上学路上的安全了。豹子在村里村外是有名的威武雄壮,战无不胜,那些与之争高下的公狗们,全被牠撕咬的头破血流,一一败退。牠究竟有多大力气?我想骑上试一试。于是,在同伴在场时,我故意骑在豹子背上炫耀一番。牠驮着我可以轻轻松松跑20多米。其他小孩投来羡慕的目光,我便得意洋洋。牠的背上只允我一个人骑过,别的孩子是不能靠近的。
      我初中毕业后,到瓦窑堡的子长中学上高中,住校了,与豹子的接触一天天变少了,豹子也变老了。有一个周末,我回到家里,家人告诉我豹子失踪了。他们怀疑被谁引诱去勒死吃掉了。我顿时十分焦急,眼里充满泪水。我的豹子,你去哪儿了?
      每次进城、回家,我总在路途东张西望,希望找到我心爱的豹子,可一直没有看到牠的影子!
      骑狗烂裤裆。的确如此吗?几十年,我身上经常发生如此事故。但每次逢裤裆时,我都想起我那条名叫豹子的、雪白而勇敢的美犬。牠是我童年的护卫,也是我少年时代的骄傲。

                                        2017年6月23日 写于延安。
(原创散文)骑狗岁月 - 李炳智 - 炳智诗歌坊
  评论这张
 
阅读(35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