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炳智诗歌坊

继承中华诗歌传统 探索当代诗路华语x

 
 
 

日志

 
 
关于我

李炳智(大漠剑客) 陕西子长县人,现居延安。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 陕西作家协会会员,延安市作协副主席。延安诗词学会副会长。《诗刊》、《星星》、《扬子江》、《十月》大型文学期刊、台湾《创世纪》诗杂志、《诗潮》、《中国诗人》、《延河》、《长江诗歌》、《新国风》、《延安文学》、陕西《文化艺术报》、《陕西日报》、《延安日报》等杂志报纸发表现代诗歌近300首。著有诗集《受困的美人鱼》、《一方水土的爱恋》。作品多次获奖并收入不同版本的年选。《一方水土的爱恋》获第三届国风文学奖。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老婆尿尿沟  

2017-06-16 19:15: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家住在一个山泉极其富足的山村,小时候,村里沟沟岔岔到处是泉眼,要是一个人在村里的道路上行走,听到的除了小鸟的叫声,就是山泉和小河里的流水声。我们周末和假期进沟上山挖野菜采草药,动身时,先要到山泉灌一瓶凉水,以备山上干活干得累了解渴。下山回家时,也要爬在泉眼痛饮一场。那泉水异乎寻常的甘甜,渴上一肚,不仅解渴,而且好像也不太饿了。
        最有趣的是离村中心约一公里处,有一个叫老婆尿尿沟的地方,那里有一股山泉水,一年四季流得不停,响声不断,夏天再晒再旱也不干枯,冬天再冷再寒也不结冰。特别是大雪覆地,河道冰封,那里的水反倒暖乎乎的,冒出一道道蒸气来,似有神佐仙佑。从半崖的石缝喷射出来的泉流,清亮无比,张口便可入喉,最是清爽,最是解渴。那股山泉,也是我们小伙伴们最爱光顾的地方。每次走到石崖下,伙伴们喝够了,还要玩一阵,歇歇再喝,迟迟不愿离去。
       有一个深秋的傍晚,我们五个小伴到后沟掌挖罢野菜,往回走,走到老婆尿尿沟,石崖上面传来一只猫头鹰的叫声,大家顿头发竖了起来,止步不敢向前。听老人们说,貓头鹰一叫,就会死人。我们一个个屏着气,愣在那里不敢向前了。堂哥侯狗比我们大一点,他突然大哭大叫起来,那只猫头鹰反而受到惊吓,立刻就飞走了。我们几年龄小的盯着他看,怎不见眼泪?问其究竟,他说自己是假装着干嚎干叫。这假的,反到把真的征服了,给大家解了围。从此,我们几个对堂哥肃然起敬!
        另一次,也是黄昏时分,我们几个小伙伴每人提一筐苦菜,从火石圪漕出来,走到老婆尿尿沟,大家口渴难耐,争先恐后,跑到石崖下亟不可待张口接水喝。这时,堂哥侯狗突然大吼一声:狼!我们回头一看,一个黑影从河漕一窜而过,直奔梯田峁子,上山了。狼是人的天敌,人是狼的美食。我们狼口逃生,免受被狼啃咬,真是万幸。狼走了,大家撒腿便往村里跑,我跑丢一只鞋,也不敢回头去捡。第二天上学,只好穿了姐姐的一只扎花攀带鞋到学校。老师和同学们用异样的眼光看看我的鞋,看看我的脸。我又害臊又生气,吼道:看什么看!我的那只鞋叫狼叼走了!    
        去年,堂哥侯狗走了,我很感伤,专程回老家为堂哥送葬,到他坟地也要经过老婆尿尿沟。虽然人多,但走到那里,我仍然听到久违了的泉水叮咚的声,我想泉水是为可怜堂哥侯狗哭泣和送行的吧,因为他才刚满60岁,就离开了人世。
       我离家外出参加工作已经40年了,其间每年回家看望父母。父母去逝后,每年也回老家上坟烧纸。可那时,每次回家都坐车,虽然多次经过老婆尿尿沟,但都没有下车。没有亲眼看看这道陪我们度过童年的清泉暖流,究竟成了什么样子?老家的地表水位下降,老婆尿尿沟水干了没有?那股水是不是变小变细了?我常常有种种猜测,常常生出思念之情。
        今年,家乡人告诉我,延安到子长县的火车车次增加了,火车也提速了。车站离我家只有一公里多一点,坐火车回家又快又安全。我决定,今年清明乘火车回家,到老坟祭奠逝去的父母与长兄,走走日思慕想的故乡小路。
        这次,我下火车后,徒步来往路程,有幸走近我在梦里多次梦到的老婆尿尿沟。10年前,修村级道路柏油路后,原来的路变宽了,而且改在山泉上面的坡上了。我就下坡底,顺河谷行走,没有多长路程。就找到老婆尿尿沟的那处山泉。水依然从半崖的石缝飞逝而出,水声依然叮咚作响,还是从前的清亮,还是流得那么急促,那么均匀。对面一位下地干活的农民兄弟,刚刚喝罢,正从河岸走来,我问好喝吧?他说:干净,甘甜,放心去喝。他不认识我,反复打量我。我就自我介绍,说自已小时住在这前边的村里,是喝这股水长大的。那位农夫冲我一笑,说他是移民搬迁户,不认识我。他干活去了,我迫不及待地爬到泉边痛饮了一番。喝着喝着,自己心里不由得产生了羡慕嫉妒恨。人家农村人天天喝泉水,不含氯,不含漂白粉,不含防腐剂,水也不是从河里抽上来的,直接从山里头流出来,多么卫生,多么环保!可我们呢?喝得水,都是这也不过关,那也不环保。一会说氯超标,一会说水源污染了,一会说微量元素不合理。现在啊,就这一口水,常叫人提心吊胆!感觉住在这山沟里的人,比我们城里人过得踏实、放心!老家有4孔破石窑,我前几年念叨着,拆了重建,老了回去住住,饮用山泉,吃自己种的菜,有利健康,说不定多活他个八九十岁呢。可家人都不感兴趣,担心回老家住,没有暖气,受冻受寒,我也就死了这份心。老婆尿尿沟的水多好啊,可我今生再也无缘经常享用了。
        老婆尿尿沟,这个名字是谁起的?我常常呆想。这名太离谱了。明明一道甘泉,怎么和老婆尿尿联系起来?反过来细想,咱们老祖先造字都用象形、会意、形声,这道泉水从沟里的半崖喷谢而出,且响声经久不息,根据这山势地形,看这水流的如此扎势,起这个雅名,真也再合适不过了。起名的人,还是很有文化的啊!女儿小的时候,我一开始讲老婆婆尿尿沟的故事,她就笑得前仰后合,感觉这个地名太滑稽,太可笑。怎叫这么个名字?哈哈哈!我想,看我这短文的朋友,一看上面的标题,也会忍不住:哈哈哈,老婆尿尿沟!

老婆尿尿沟 - 李炳智 - 炳智诗歌坊
  评论这张
 
阅读(109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