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炳智诗歌坊

继承中华诗歌传统 探索当代诗路华语x

 
 
 

日志

 
 
关于我

李炳智(大漠剑客) 陕西子长县人,现居延安。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 陕西作家协会会员,延安市作协原副主席。《诗刊》《星星》《扬子江》《十月》《创世纪》《诗潮》《中国诗人》《延河》《延安文学》《华夏诗报》《西北文学》《长江诗歌》《新国风》《文化艺术报》《陕西日报》《延安日报》等杂志报纸发表现代诗歌近300首。著有诗集《受困的美人鱼》《一方水土的爱恋》《大风起兮》。作品多次获奖并收入不同版本的年选。诗集《一方水土的爱恋》获第三届国风文学奖,中国新诗百年百位最具活力诗人奖获得者。

网易考拉推荐

炳智·诗讯 第143期  

2017-01-22 19:31: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延河水》文艺期刊2016年第4期“延河讲堂”专栏刊登:
1.沿袭古典彰显新诗贵气 李炳智照片及简介
2.李炳智诗选:《受困的美人鱼》 《胡杨》 《又见红月亮》 《 爱你五千年——写给黄帝手植柏》 《泛舟漓江》 《我在等待落雪的声音》 《一弯新月》 《秋夜》 《守候》 《仰望灵山大佛》 《 渡口》 《站在初冬的银杏树下》 《 雪之恋》 《十月荷塘》(14首)
3.创作谈:《百年新诗,探索依然在路上》 李炳智
4.《传统与现代之间的游移或选择  ——李炳智诗歌读后》 王可田
5.《行走在文字江湖的剑客  ——读李炳智先生诗集<一方水土的爱恋>》 一杯蓝月


附:原文
1.沿袭古典彰显新诗贵气: 李炳智

炳智·诗讯 第143期 - 李炳智 - 炳智诗歌坊
 
李炳智,陕西省子长县人,现居住延安市宝塔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陕西省诗词协会理事、延安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在台湾《创世纪》 《星星》 《诗潮》 《中国诗人》 《延河》 《十月》 《扬子江》 《延安文学》 《深圳文学》 《国家诗歌地理》 《新国风》 《陕西诗词》 《长江诗歌》 《陕西日报》 陕西《文化艺术报》 《延安日报》等杂志报纸发表诗歌近300首。著作有诗集《受困的美人鱼》 《一方水土的爱恋》。作品多次获奖并收入多种版本诗歌年选。诗集《一方水土的爱恋》获第三届国风文学奖。

2.李炳智诗选:

受困的美人鱼

蔚蓝的海洋
是我故乡
我们祖辈
繁衍兴旺

咸涩的海水
品不出醇香
可那丰富的养分
赐我美丽容光

我五彩的玉鳞
羽衣般张扬
匀称的身段
让全世界崇赏

天天踏着海浪
夜夜碧波翱翔
甜美的日子
总有童话般的遐想

是一个美丽诱惑
叫我背井离乡
一夜间
我被搁在这荒原之上

小小的水潭
蒸发出一派荒凉
我挣扎在沙滩
结缘一个个恐慌

饮着自己的泪水
守着度日如年的恓惶
稚嫩的嗓子眼
沙尘飞扬

可恶的鸟兽
觊觎我的体香
一双双贪婪的眼睛
射出淫邪的光芒

企盼一声霹雳
雨从
天降

渴求一只雄鹰
衔我
沉入海洋


胡杨

我是一棵胡杨
祖祖辈辈守着孤单和荒凉
思考着人世百年沧桑
践行着生命的美丽和顽强

千年不死
不是我贪恋豪华和名望
是至尊仁慈的上苍
授予我改变荒漠的勋章

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让我不安和恐惶
我不断地积蓄和释放能量
为的是把饥饿和寒冷中的同胞滋养

当终年无一场饱雨从天而降
柔弱的生命刚刚降生便走向消亡
我流着咸涩的泪水将生命守望
捐出一枝一叶和他们一起把死神抵挡

当寒风和沙尘恣意疯狂
我情愿化作广厦的屋脊和栋梁
蔽佑着身旁的小伙和姑娘
让他们在温暖和安适中实现美好的梦想

千年不倒
不是我执意将个性张扬
流尽最后一滴血汗
我依然要尽一份微薄的力量

风雨将我的衣衫剥光
赤裸我没有沮丧
虽然绿甲飞扬
我依然将风沙抵挡

独立在千里荒凉
引来一串串羡慕的目光
感谢那些不安分的艺人
将我推向艺术的殿堂

告诉你我没有死亡
傲骨让我站着不躺
我誓作沙漠里的脊梁
让人类美好的家园永远风光

千年不朽
不是我等待羽衣霓裳
我渴求释放最后的能量
让世间少一点高碳的恐慌

不要炫耀大地的宝藏
取之不竭是迷天大谎
盲目追求眼前的增量
灾难会让你难以料想

我等待千年不愿消亡
只求唤醒万物之灵长
给我的子孙留一个绿色海洋
美丽的家园我们会永久共享


又见红月亮  

雪原
清辉
柳丝飘扬
寒流凝固我的故乡
 
妈妈的坟茔
坐在高高的山冈
是否看见
今夜的月亮
 
记得你的手心
炉火般滚烫
摸着我的脑勺
仰望北方
   
那里有我的星宿
那里有我未娶的新娘
那背后跟着
新的太阳
  
红月亮啊
红月亮
那一夜
你也将玉容藏
 
等着你露出
白净的脸膛
寒流
早把我手脚冻僵
 
今夜又见
红月亮
想起我的母亲
遥望我的故乡
 
岁月流逝
鬓发苍苍
我会固守
红红的月亮


爱你五千年
——写给黄帝手植柏

我用拥抱
丈量对你的深情
七搂八拃半的胸围 
可否记住五千年的仰慕 
 
忽略通体的圪顶圪垯
通往今生的情路
萦绕滨湖小桥
绿了生生不息的爱恋

明月清风记录孤独的寻觅
沮水湖畔
谁用印台山的色彩
绘制成今夜的记忆
 
钻木取火
温暖子孙血液
缫丝织锦
绚丽七色彩虹

看赤子云集
跪拜成亘古不变的血脉
一柱高香
点燃华夏一族的鼎盛
 
噙着满眼泪水
依依不舍一枝一叶的生机
神奇的龙柏
又一次触动延绵不断的梦幻


返乡

隆冬的寒风
颠覆不了返乡的热情
夜以继日的队列
跟着一方小小的车票
寻找故乡的情暖
 
晚点像一根火柴
一次次点燃
滞留站台的烦躁
一包泡面
在干吃中
咀嚼出离家的苦涩
 
醒着和睡去
不变立正的姿势
手掌按捺自以为可靠的衣兜
白天黑夜
没有半点松懈
 
车轮敲击铁轨
一步步逼近积雪如山的小站
妻子的头巾
像一团篝火
滚烫出久别重逢的泪水


泛舟漓江  

从画中走来
浅浅的面纱
朦胧了与生俱来的娇羞
一面蜿蜒无尽的镜子
从桂林到阳朔
一刻也不忘
映照如诗如画的身影
 
仰慕的目光
穿过蓝色的雾气
追寻一饱眼福的梦幻
渐进船头的造型
抚摸满面的惊喜
印证了放荡不羁的想象
 
整船的如痴如醉
就着原生态的新鲜
寻求回归自然的欲望
穿越世外桃源的洞穴
将曾经浮躁的灵魂
安放在陶公淡定的田园
 
一个短暂的清静
洗尽尘世奔波的疲敝
土家人婉约的歌舞
还原了一块没有污染的心境
 
半亩绽放的桃花
重复青春不老的娇艳
悠然见南山的痴情
遥想在此结庐
用一生一世的情结
疼爱那
山色浓浓的漓水


我在等待落雪的声音

被大雪疏离
我心再度流浪
三九严寒
干涩是最落魄的模样

晨晚翘望
碧空朗朗
阳光和蓝天
瘦弱了枝叶和土壤

叩问窗镜的凌花
雪匿何方
莫非是仲夏的强降
透支了天的赏赐和云的存量

遥想曾经的冬雪
赠我山川玉妆
垂怜迎春的灯笼
预示岁月吉祥

那个一望无际的洁白
总给我冰清玉洁的遐想
我仰望玉树琼枝
期盼春归故乡

阳光眷顾生命
雾雨给万物滋养
渴望听到落雪的声音
看我大地茫茫


一弯新月

你从山坳现身
明媚了我的朗朗天空
用柳眉和笑眼
羞赧我半壁江山

柳梢头滑落
踩碎一池相思
涟漪过处
谁能藏却那个金黄色的梦

有人说
你是悬在头顶的一把弯刀
切断了青春
割走本该修长的岁月

不应有恨 
翻越峰峦层叠的路上
我愿随你沉沦
与你重复一个新的升起

圆缺一次次轮回
记忆千秋恩怨
追逐丰满的步途
总有日月同辉的风景


秋夜

月光漫过山川
我从云缝捕捉秋天的笑容
成熟逼近一枝一叶
新陈代谢又一次扭亏为盈
 
蟋蟀的歌词
破解独立寒秋的密码
团圆的季风从地心攀升
直达高高在上的月宫
 
光华四射的圆盘
盛放前代后世的渴望
孤旅天涯的游子
浓重回归故土的心思
 
江山明媚
从黄昏迈向黎明
花好月圆的景观
生发一个心旷神怡的既望


守候  

在水湄
寻找岁月的忧伤
你的琴声
驻足我听觉的天堂
 
在一杯晨光里
嗅到袅袅茗香
微露沉醉
尘缘凝聚笔墨之上
 
不经意的书写
演化成一笺诗行
你眼角的风月
浣洗出我逝去的韶光
 
画里封存的绯红
析出青春和时尚
那些浓浓的日子
就折叠在牵手的地方
 
披露尘封的故事
一路行走一路歌唱
转弯处
你是否记得玫瑰花的芬芳
 
时光的河岸
我会静静守候日落山冈
任疏影摇曳
陪圆缺流觞


仰望灵山大佛  

你的目光
拂去我浑身凡尘
皈依
已在虔诚的仰视
 
移去一顶红伞
任急降的圣水就此灌顶
把积久的原罪
稀释成落阶的雨花
 
允我焚香礼顶
找回渺渺诚信
让那渗入心田的梵音
吟成四月木棉

心在忏悔
五体业已投地
信众的香火
熏落小恶和潜伏的不义
 
仰望无畏法印
愿苍天除却所有苦厄
直视于愿佛图
盼大地赐予生生不息的欢乐
 
把佛脚
留给心情急切者拥抱
我只轻抚一朵莲花
感恩这前所未有的蝉蜕


渡口  

伫立岸边踌躇
半世琢磨渡口
芳华蹉跎
记忆消瘦
 
明眸里涅槃
笑靥中重生
彼岸花开
谁度我红尘之中
 
市井奔波
唇齿匆匆沧桑
梦里故土
长出童年的记忆
 
纯情渐次飘零
温存随风流失
末班的摆渡
不再扶起百年痴守
 
怀揣最愁的情
你我相望挥手
那截深沉的年华
我要把它护送故土存储
 
行程无需点缀
彼此的牵挂
高空翻云
大地覆雨


站在初冬的银杏树下 
 
无边落木
谁是漂在秋水的记忆
银杏叶一夜金黄
我独钟你春天的清纯
 
背影远去
思念如云
每一片落叶
记下一岁一枯荣的疼痛
 
轻握精致的叶柄
凝视满眼金色
冬季的软语
何以理不出启唇头绪
 
马达的喧嚣
掩不住叶语的呢喃
车胎的摩擦
消不掉奔跑的倩影
 
把你作巫
占卜明天运程
落雪的素褥
是否盖住不情愿的荒芜
 
我自成蛊
以落木酿造春天的精魂
狂握满树荆条
抽赶这干涩的严冬
 
鼓动风读经幡
让梵音穿透岁月的年轮
迎合僧诵禅语
叫烛光唤回逝去的青春
 
俯拾一叶落黄
细数遥远的思念
时光的驿站里
等你未央 炉火正旺


雪之恋

多想拥着漫天飞舞
寻找北国的依恋
多想匍匐皎洁的高原
回归无瑕的思念
 
曾劳其筋骨
苦其心志
一世的疲敝
困顿千年
 
覆盖我吧
北国的雪
让满眼的杂尘
远离一束平静的视线
 
愿纷争和浮躁
化作永远的昨天
风雪里流动的
是静若处子的心愿
 
大地茫茫
一派干净无怨
凝视火红的一朵
还我雪中怒放的鲜艳


十月荷塘

错过四月碧绿六月孤芳
贻误蜻蜓站立花蝶痴狂
今捏一把秋风
伫立十月荷塘

无镜头聚焦
没佳人凝望
残枝败叶
诉说凄风苦雨留下的伤

小荷尖角
化作莲蓬一方
诱惑下的采择
咀嚼出苦涩背后的余香

谁妒曾经的一任孤芳
谁怜东倒西歪满目恓惶
冷雨又一次敲打
是苍凉的哭诉还是流泪的歌唱

俯视一池墨绿
聆听鼓声空旷
灼灼夺目的情思
填满肆意纠结的行囊


3.创作谈:百年新诗,探索依然在路上
        李炳智

        汉语新诗是“五四”新文化运动的产物。1917年2月,《新青年》2卷6号刊出胡适的白话诗词8首,是中国新诗运动中出现的第一个白话诗人。1918年1月15日,《新青年》杂志4卷第1期,发表了胡适、沈尹默、刘半农三位青年的9首新诗,有人说这标志着中国新诗的诞生。可以说,到2017年,新诗诞生就整整100年了。最近两年,关于新诗百年的论坛,在全国广泛举行。这其实是文化自觉的好现象。百年来,新诗创作中,涌现出不少优秀作家和上乘之作品,但作为诗歌的国度,新诗多数还是在诗人圈内玩味、陶醉,广大群众对当代新诗的反应,确实是比较冷淡的。市场销售的诗歌集、杂志社出版的诗歌刊物,购买量、订阅量少的可怜。那么当代新诗的创作和发展究竟存在什么问题?当代新诗的出路在哪里?这是回顾新诗百年历程,我们值得应探讨的一些问题。下面我从两个方面谈谈这些问题。
         新诗产生的历史背景
         辛亥革命推翻帝制,实现共和,只是完成了社会体制的变革。作为文化,当时沿袭的还是传统的东西。1919年的“五四运动”前夕,文学革命在当时的青年知识分子中已经开始。这些前期的萌芽,为“五四”新文化运动的爆发发出了一些信号。“五四”运动爆发,文学领域最响亮的口号就是:“反对旧文学,提倡新文学”。主张用白话文代替文言文,用新诗(白话诗)取代古体诗。这种重大的文学变革,在没有足够的文化积淀的条件下,突如其来,让多数人措手不及。作为新诗,究竟怎么写,文学界可以说一时茫然不知所措。这时候,外国的翻译诗,作为舶来品、洋文学,被当做新生事物,被爱好诗歌的人们“拿来”,成为中国新诗创作的重要范本。
        这里就出现了两个问题:
         一是翻译诗究竟是不是诗?从文体上讲,文学作品划分为诗歌、小说、散文、戏剧,外国与中国的标准完全是一致的。从语种上讲,汉语与英语、俄语、法语、德语、西班牙语、阿拉伯语是完全不同的。外国语的诗歌也讲究韵律、节奏、修辞、意境,但是翻译成汉语,由于语言的差异,这些应有的特征几乎丧失殆尽。本来原文、原语种是地地道道的诗歌,译成汉语基本上失去了原来的特征,那还叫诗歌吗?正像《诗经》里的《关关雎鸠》、《楚辞》里的《离骚》,有人把它译成白话文。你能说那个白话译文就是原来的《关雎》、《离骚》吗?显然不是!那只是译文罢了。我这几年曾与好几位从英、美、德、法留学和定居的文学博士聊天,他们说外国的诗歌韵律、节奏、意境、架构和美学性,都是很强的,这种特征译成汉语,就很难体现出来;相反,汉语诗歌,特别是古典诗歌,如唐诗、宋词译成外文,也有很大的变化,减消了原有的精致、美感、韵味,根本不像原作那么有诗味。有位专做外国诗歌翻译的专家说,诗歌其实是不适合翻译的,之所以翻译,是文化交流的需要。
         那么,我们把外国翻译诗作为样板,写作当时自己国家前所未有的新诗,这能体现诗歌这个文体固有的特征吗?显然不能!诗歌如果失去其必备的特征,其语言表达完全与散文、日记、小学生写话相同,只不过是字句作了分行处理,你能说它是诗歌吗?读者会认同吗?
        有人说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一成不变的,文学体裁的分类不宜过于死板。这其实是悖论!世人的行为是需要规范的,没有规矩就不成方圆。没有规范,任何事情都不可能做好、做优!当代新诗被边缘化、被冷落,其中一个原因就是盲目地继承了翻译诗,背离了诗歌固有的特性,起步就先天不足,变得不伦不类,失去了大众的公认度。外国诗歌优秀的东西,当然应该学习、拿来,洋为中用,但要去伪存真,取其精华!比如说,每首诗不受行数的限制,每个句子不受字数限制,打破格律诗、词曲的固化框架,任诗人尽情抒发与表达。这些是值得学习和效法的。当然,我们也看到,从“五四”以来,一些从外国语言翻译过来的诗歌,其语言、意境、美学价值的确不错,也深受中国读者喜爱,这说明这些翻译家二度创作的水平高。但毋庸置疑,和原语种的诗歌比,多少有些不同的地方。
        二是文学革命与社会变革应该不应该有所不同?社会变革,往往是推翻旧政权建立新政权,改革落后的体制,建立新的体制。这个过程的完成,可以短期实现。但是文化的形成需要漫长的时期,它有一个继承、发展、创新的过程。西方文学、俄国文学之所以没有产生重大挫折,是他们一以贯之地继承、发展、创新,所以产生了并在继续产生着文学巨匠和文学巨著。我们“五四”时期的诗歌革命,是在一夜之间要实现完全转型。本来,我们是诗歌的国度,有着悠久的历史,灿烂的星斗,伟大的作品。后人却唯恐弃之不及,坚决与传统文化彻底决裂。一下子割掉脐带,割断根,看起来很痛快,其实很痛苦。结果是,一代又一代的从小背诵着唐诗宋词长大的民众不接纳、不买账,把个新诗作者弄得栖栖遑遑,把个诗界搞得混乱不堪。近两年,文学界回顾百年新诗的艰难道路,反思得失,再一次提出文学艺术回归传统,提出继承、发展、创新的命题,这是十分可喜的。
        从古典诗歌汲取养分,创作具有大众审美需求的诗歌作品,是新诗创作的一条重要路径
        文化需要传承,这是一个公认的观点。诗歌也不列外。诗人的作品一般是写给公众看的,只写给自己看的,是极个别的,自媒体时代更是这样。那么,要公之于众,进行交流传播,首先得有读者接受。眼下,凡上过小学的人,都能背诵几首唐诗宋词。诗是什么样的,几乎所有人都懂得一二。不少诗人一提起新诗,就往从西方翻译过来的诗歌上靠,似乎无韵,没有节奏、没有对仗,不讲究意境,分行罗列的文字就是新诗。一些诗人还将日记、段子、平常叙事故事之类的文字分行写下来,发表在刊物上,充作诗歌,这实质是一种误导,遗患无穷。
        毛泽东主席曾三次为新把脉。1957年1月14日,在与诗人臧克家和袁水柏谈话时,他指出:“新诗的发展,要顺应时代的要求,一方面要继承传统诗歌的传统,包括古典诗歌和五四以来的革命诗歌的传统,另一方面要重视民歌。诗歌的形式,应该是比较精炼,句子大致整齐,押大致相同的韵,也就是说具有形式是民族的形式,内容应该是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的对立统一。”1958年3月22日,他在《中国诗的出路》的讲话中说:“我看中国诗歌的出路恐怕是两条:第一条是民歌,第二条是古典,这两方面都提倡学习,结果产生一个新诗。现在的新诗不成形,不引人注意,谁去读那个新诗。将来我看是古典同民歌这两个东西结婚,产生第三个东西”。“在民歌和古典诗歌的基础上发展新诗”。1965年7月21日,又在给陈毅同志谈诗的一封信中强调指出:“用白话写诗,几十年来迄无成功,民歌中倒是有些好的。将来趋势,很可能从民歌中吸取养料和形式,发展成为一套吸引广大读者的新体诗歌。”他老人家说,新诗要走古典诗歌与民歌相结合的道路(注:本段引用了陕西诗人党永庵的论文资料)。
        近百年来,在这条道路上探索的诗人,有的沉淀下一首或几首作品,被后人念叨和追捧着。如徐志摩、闻一多、郭沫若、戴望舒、卞之琳、艾青、贺敬之、余光中等。而其他诗人则不然,随着时间的推移,社会影响基本上微弱了,或消失了。
         韵味、节奏、意境、架构是诗歌的基本元素,即就是海子的诗,人们普遍能背诵的也就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两句也正是因为有对仗和押韵,而且有《诗经》四言诗的传承,读着朗朗上口,符合传统诗歌的语言和意境,才被人们喜爱和熟记。北岛的诗歌《回答》7节28行,一般来讲,人们只背下前两句:“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而这两句对仗是何等的规范,在内容与形式的结合是多么的完美!还有顾城《一代人》:“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他寻找光明”。只有两句,却被流传,被记忆,被欣赏,除内容有深意,这两句押韵、节奏也是比较工整的。这种类似格言的警句之所以被人口口相传,在于这些诗句具有一种古典式的节奏美!符合中国人的审美意趣!
        所以,借用古典诗词的表现手法,用现代诗歌不受约束的漫调,尝试创作一种“中国式”的新汉诗,以满足读者普遍的欣赏标准和审美需求,不失为今人写诗的一条重要路径。当然,我们也要坚持百花齐放,也应提倡诗歌创作风格的多元性。
        对于我个人来说,我作为陕西土生土长的诗人,陕西有是唐诗的故乡,我的愿望就是探索一种继承古典诗歌传统,反映现代生活的新诗创作手法,写出人们喜闻乐见的作品。同时,克服轻浅式的写作,实行有难度的写作,追求诗歌语言的深度和宽度,追求诗歌生命的长度。当然,能否成功,还要由历史和时间去验证,但我想,只要自己努力了,就足够了。


4.传统与现代之间的游移或选择
   ——李炳智诗歌读后
         王可田

        不像大多数人,年纪轻轻就与诗结缘,通过写作上的持续推进,进入现代汉语诗歌的话语系统,李炳智的诗歌写作,是在50岁之后,将搁置多年的文学梦想重新拾起,并试图以现代诗为突破口,所进行的一种充满自我挑战的选择。因此,李炳智就像一个意外的闯入者,携带自身特有的质朴、热烈和古拗的诗意进入当下诗歌的现场,他执着地进行自我表达,彰显自己的存在。不过细想之下,这一点也不意外,人在艺术上的选择看似偶然,实则必然,一种精神上的召唤,可以在人生的任何阶段释放出属于自己的声音。
        李炳智出版过两本诗集,封面都印有“现代诗集”字样,他写作或发表诗歌,也习惯地称之为“现代诗歌”。我猜想,在他内心深处,“现代”是具有诱惑力的,或许那就是他努力寻求的方向。谈到现代诗,客观讲,它不应仅仅表现为一种有意味的抒情或叙述,从根本上说,现代诗就是创作主体在强烈的现代意识观照下的诗意生成。李炳智这一代人生于建国之后,经历共和国在特殊年代的种种震荡,同时他们深受农耕文明的熏陶和古典诗词的滋养,思想意识深处,传统的惯性很大,不比新时期出生或成长起来的年轻人,他们从小就置身现代语境,现代意识可以说是自然生成。因此,将中国古典诗歌的传统表现手法,渗透到现代诗歌之中,使之洋溢一种古意、古道秋风的意蕴,就是在所难免的了。
        放弃了更为顺手的旧体诗词的创作,而选择以现代诗的形式进行自我表达,这对李炳智来说似乎就是一种挑战。然而,我们的担心显然多余,因为他起初写新诗的目的,就是要找一条继承、发展、创新的路径——向诗歌传统的自觉靠拢和回归。这种写作方向,显然是根植于建国后到新时期以前中国新诗的土壤,然后向更远些的古典诗歌传统汲取营养,而进行的一种当下生活的表达。李炳智的文学观是现实主义的,而他的精神气质又具有浪漫主义特征;题材时时触及当下城市生活,而诗歌意蕴又充满古意,诗歌形态和审美趋向传统。因此,他思想内部及诗歌内部的空间是具有张力的。把他的这种诗歌追求,放到百年新诗尚在积累、调整和探索这个大背景下,毫无疑问是具有积极意义的。
        对应于现代,人们常常说到传统。所谓传统,也是一个模糊的、言人人殊的概念。具体到文化和诗学范畴,它的存在犹如家园,既提供无穷的汲养和庇护,同时也形同黑洞,吸附并吞噬远行者的脚步。古典诗情如若不能在更深的层面进行精神上的传承,或者漠视、排斥现代性的艰难探索,就会沉沦于历史巨大的惰性。对于今天的我们而言,现代和传统之间,无疑是断裂的,存在一个巨大、尚无法弥合的裂隙。现代性的道路疑虑重重,传统的面貌也变得暧昧不清。在这样一个历史的节点和机遇之下,诗歌就是一种自觉的寻觅和廓清。当然,这也会是困难重重,甚至异常艰险的。
        还好,无论选择那种方向,在现代和传统之间是游移还是决绝地奔赴,诗歌的本质或者说内质,并不会因此而有太大的改变。李炳智以数十年的人生阅历和生命体验灌注自己的文本,整体上显得情感饱满,意蕴丰厚,他的勤奋和对待诗歌的精益求精值得肯定。按说,诗人李炳智在人生的这个阶段进行写作,在现代汉语诗歌的话语系统中发出自己的声音,应该更为徐舒和从容,但他并不满足于充满诗意的生活,一种切实的诗意存在,还渴望在诗歌文本上有所建树。那么,在传统与现代之间复杂的纠结、互动关系,以及因此而提供的广阔的创造性区间中,诗人是大有作为的,我们也由衷地期待并祝福诗人!
                (本文作者王可田 陕西铜川人,《陕西诗歌》主编、著名诗人、文学评论家)


5.行走在文字江湖的剑客
   ——读李炳智先生诗集《一方水土的爱恋》
        一杯蓝月
 
        我与李炳智先生是在西部网文学社的一次年会上认识的,同时也有幸看到他的第一部诗集《受困的美人鱼》,由此,我便开始关注他的诗歌作品。癸巳夏末,听说他又出新作了,我格外期待。不久在古城西安再次看到他的第二部诗集《一方水土的爱恋》。在第二部诗集里,我感受到他在新诗的探索上付出的艰辛,也取得了可喜的收益。
李炳智诗歌最大的特点是将我国传统诗歌的元素引入现代诗歌。他汲取了古典诗歌的精髓,把古典诗歌,特别是唐诗宋词有韵律,有节奏,有意境的优点融入现代诗歌,创作出一种不受约束而且富有诗情画意的现代诗歌。这既突出了现代诗歌的自由,有保存了传统诗歌的美感,符合普通读者的审美需求,又维护了诗歌不同于散文的特性。在当下,诗歌门派繁多,可谓百花齐放,他的这种创作方式无疑为今人在新诗的探索上注入一股新的活力。
         《一方水土的爱恋》共收录李炳智3年创作的140首诗歌,我感到每一首诗在选材和构思上都比较讲究思想性和艺术性,每一节诗语都做到字斟句酌。题材广泛,主调昂扬,文字简约、清丽、质朴。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一场雨,一捧雪,都被赋予浓浓的诗性,都折射原生态的真善美。
        李炳智的诗歌语言明白流畅,但蕴藏一种思想的厚重和寓意的深刻,初读起来有一种浅显易懂的感觉,但仔细品味,则发现他蕴涵一种言外之意。他没有堆积华丽词语 没有以玩弄文字技巧讨好读者。我们记忆中那些烂熟于心的经典名句,不就是这样朴素自然却耐人寻味吗?
        我最喜欢其中的一首诗,题目是《一方水土的爱恋》。这是一首写海浪不厌其烦地拍向海岸的诗歌。他是这样写的:“一切撕心裂肺的疼/用咆哮释怀/问津源头/我愿蒸发成九天的霭。”无需猜测,作者是一个经历岁月的人。所有的追求都可能竭尽全力,都需要锲而不舍,但总有不尽人意的时候,以这样的句子概括,压抑已久的情绪得以自然的释放。为了实现自己的目的,只有“前浪碎了,后浪再次袭来”。在这些动态的语言背后,窥见他是一个肩扛生活,消解生活的高人,正如他的名字一样睿智豁达。我喜欢走进诗人笔下的《油菜花开》 :“季节一次次反常/拒绝艳丽春装/人间四月/有谁捂得住/势不可挡的芬芳。”我喜欢《一个冬天的等待》:“日子逼近年关/我无血的疤痕/是否经得起一个冬天的裸背。”我也曾写过油菜花开,也经历过作者等待的那个冬天,我也曾在秋天独自菩提树下,我的笔却不及李炳智笔触的尖锐,无法抵达他力透纸背的境界。他的所思所想铺展在滚滚红尘,努力让世人的目光所及。他面对半坡博物馆陈列的文物,创作的那首《陶片上的灵与肉》,诘问:“独立灞水岸边/望不断柳丝翩翩/半坡遗/址/是否藏匿我遥远的明天。”面朝未来。是一种留恋,向往。还是对历史与未来断层的一种担忧!
        每个人每天都要经过黑夜。他是这样走出黑夜的:“暗夜吞噬了落日的余晖/两毛一斤的煤油/昂贵出一个又一个/无眠的夜晚。”他笔下的故乡:“秋夜的故乡/靠星星点亮/母亲哼这儿歌/填补我辘辘饥肠。”童年生活的艰苦,母爱的真切,如一一幅幅画面,展现在读者眼前。
        李炳智的诗歌贯穿着一种博爱,纵然是一个匆匆过客,依然流露强烈的不舍和眷恋,大自然馈赠的一切在他眼里都是昂贵和难舍的。《问道普陀山》、《版纳行吟》、《走进红树林》、《 行者 》和《期待一场花事》,我一次次扑捉到诗歌中一个个意象背后辐射的思想光芒和文字的温度,那种温度延申诗歌的字里行间,以一颗诗心坚守自己的诗歌之路,感染着读者。李炳智是一个行走文字江湖的士人,正如它的网络称呢:大漠剑客。用文字的剑解剖生活,追寻人生的真谛。
        他在《后记》中说,人们可以写诗。但不一定能成为诗人,成为诗人要读者公认,要社会赋予其“桂冠”。可见他为自己竖起一道理智的标杆,用自己的笔日复一日的靠近。我可以这样理解,他是一个不想辜负读者,对社会和读者负责的诗人。
        著名诗人李小雨在序言所说那一方水土在诗人心中,就像与生俱来的通灵宝玉,挂在离心最近的地方。是的,他是一个用心的歌者,用自己的诗语和满腔热情,抒写故土之情,传播人间大爱,发出自己独特的诗性的声音。
        每个人都有自己成长并热恋的一方水土,但不是人人都会像他这样抽丝剥茧的表达。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