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炳智诗歌坊

继承中华诗歌传统 探索当代诗路华语x

 
 
 

日志

 
 
关于我

李炳智(大漠剑客) 陕西子长县人,现居延安。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 陕西作家协会会员,延安市作协副主席。延安诗词学会副会长。《诗刊》、《星星》、《扬子江》、《十月》大型文学期刊、台湾《创世纪》诗杂志、《诗潮》、《中国诗人》、《延河》、《长江诗歌》、《新国风》、《延安文学》、陕西《文化艺术报》、《陕西日报》、《延安日报》等杂志报纸发表现代诗歌近300首。著有诗集《受困的美人鱼》、《一方水土的爱恋》。作品多次获奖并收入不同版本的年选。《一方水土的爱恋》获第三届国风文学奖。

网易考拉推荐

怀念瓦窑堡的城墙  

2016-10-31 14:16: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怀念瓦窑堡的城墙
李炳智

        这几十年外地旅行,领略了许多的古城风貌。西安古城、南京古城、襄阳古城、平遥古城。每走一处,都让我想起小时候的瓦窑堡古城。那雄伟壮观的城墙,高大巍峨的城门洞,整齐划一的店铺,蜿蜒曲折的胡同,还有房顶屋檐上考究的雕饰,门扉上花色各异的饰纹,处处体现一座古城文化历史的厚重、古朴和典雅。
        那时候,城里没有高楼大厦,几乎所有的建筑没有高过城墙。我家住在离城十多里的乡村,感觉住在城堡里的人太享受了。他们不用种地,晚上出门就能看电影、看戏、逛大街。于是,每逢周末,就往城里跑,看瓦窑堡城里那些穿新衣服的男女喝粉汤吃烧饼,听那些带着铜架子眼镜的长胡子老人讲《三国》说《绿牡丹》。天快黑了,乘店铺关门之前,用母亲给的两毛钱买一个作业本、一支铅笔或一块橡皮擦,然后饿着肚子步行两个钟头回到村里。
        那个年代,瓦窑堡就是天天集,当地人称作“长街(gai)市”。特别是逢年过节,满街人山人海,跟现在春运时的广州站似的,那个热闹劲,真是没词形容了。正月里,农村秧歌进城沿门拜年,远近乡村的人们都拥到城里看红火,把人挤得丢鞋押帽。我们村里的秧歌几乎年年要进城闹腾一番。我年龄小,入不了秧歌队伍,就跟在队伍后面当肉尾巴。有时候挤得找不到村上的秧歌队伍了,就站在店铺的台阶上听那个方向传来我家那对铜镲的声音。那是1947年中央红军转战陕北时,鲁艺人员路过我们村子,临走时送给那时还是孩子的我大哥和二哥的。这对铜镲声音锃亮,拍起来几乎全城都能听到。有一次,村上秧歌进城了,我去得迟找不到,这就蹲在城门口听我家那对铜镲的声音,然后寻声找到了秧歌队。
       上世纪80年代后,城里人发达了,拆旧建新,城墙不见了,老街变样了,二道街占完了,那些古色古香的四合院、小胡同早已面目全非了。瓦窑堡古城旧貌换新颜,变得异常华丽时尚,充满浓浓的现代化气息。可是,每次回故乡时,走在这座城市的大街上,我依然怀念少年时期的瓦窑堡,怀念那幽深弯曲的胡同,怀念古色古香的四合院,怀念木质结构的店铺,怀念高大巍峨的古城墙。

怀念瓦窑堡的城墙 - 李炳智 - 炳智诗歌坊
  评论这张
 
阅读(105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