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炳智诗歌坊

继承中华诗歌传统 探索当代诗路华语x

 
 
 

日志

 
 
关于我

李炳智(大漠剑客) 陕西子长县人,现居延安。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 陕西作家协会会员,延安市作协副主席。延安诗词学会副会长。《诗刊》、《星星》、《扬子江》、《十月》大型文学期刊、台湾《创世纪》诗杂志、《诗潮》、《中国诗人》、《延河》、《长江诗歌》、《新国风》、《延安文学》、陕西《文化艺术报》、《陕西日报》、《延安日报》等杂志报纸发表现代诗歌近300首。著有诗集《受困的美人鱼》、《一方水土的爱恋》。作品多次获奖并收入不同版本的年选。《一方水土的爱恋》获第三届国风文学奖。

网易考拉推荐

一条在诗韵海洋中游刃有余的“鱼”  

2016-09-17 17:45: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条在诗韵海洋中游刃有余的“鱼”
——读李炳智先生现代诗集《受困的美人鱼》
刘  辉

        我以为受挫于江湖的诗人一直是闷闷不乐,随手把书籍编织成了容器,《受困的美人鱼》一整本地盛满了积攒多年的牢骚。其实不然。诗人李炳智的任诗意游荡于曾经的红都延安以至于影响到整个西北地域,贡献颇大。
        与李炳智先生相识于北京。因为他的诗集受众面渐见拓宽,炳智诗集经过层层筛选,成了《新国风》诗刊、华夏红色诗歌促进会评选优秀诗歌评委们案头的待选作品。我还真没在乎炳智头顶着“延安市作家协会副主席”的头衔,倒很在意他精心挑选的部分诗歌。
        见李炳智诗人,是在几次的颁奖会上。每一次受奖感言,炳智说得实在、说得诚恳、说得是条条是道。西北汉子敦厚质朴的品质,氤氲于他的面容与他的谈话之中。与他进一步交流,丝毫感觉不到作为地方的文化官员所惯常表现的所抑制不住的官气焕发。人如其诗:李诗亦是精炼而朴实,干净舒展而不带其他功利色彩。
         诗歌《受困的美人鱼》,似乎是讲了个故事。凄凉情节的描述,暗喻着人类生存环境的日益恶化。“蔚蓝的海洋/是我故乡”,“童话般的遐想”,诞生于碧浪。忽然有一日,无奈的美人鱼被逼上岸:荒原之上饮着自己的眼泪,可怜的鱼儿盼着下雨、盼着重归于海洋的怀抱。
        我了解到,李炳智先生从事于“退耕还林”的工作。浩瀚无垠的黄土高原原本就缺少足够的绿色植被,由于人类认识自然的眼光短浅,可怜的植被一再频临全方位覆灭。所幸,频发的自然灾害唤醒了人们猛醒,“退耕还林”遂成为西北的广袤地区造福子孙的伟大工程。
        炳智兄弟一首《受困的美人鱼》,我看是诗人内心很别样的独白。大概与诗人所见所闻有关,与诗人所从事的崇高事业有关,与诗人对地域环境恶化的忧心有关。“我渴求一只雄鹰/衔我/沉入海洋”,诗人自比一只翱翔的雄鹰,把所有的充沛精力与所有的诗话意念融合与这一片生于斯长于斯的黄土高原之中。
        受困的鱼固然有过绝望与悲伤,但希望曙光的冉冉升起,炳智诗人意象中的“鱼”,在勤劳而觉悟的人海中获得繁衍与新生。我读了李炳智诗人的现代诗歌集《受困的美人鱼》,下面就谈谈自己的解读。

        兼而有之的古代诗词与现代诗歌的韵律融合
        李炳智诗歌从整体架构来看,韵律掌握的功底是扎实的。诗人擅长于短诗的创作,几乎每一篇作品都可以体会到诗人合辙押韵的独具匠心。“无韵不成诗”的传统创作信条,似乎是指导诗人精心创作的座右铭。尽管现代诗歌有许多诗作者摒弃韵律的使用,以为是束缚诗意任意徜徉的枷锁,而我的炳智兄一直坚持自己对诗韵很独特很执意的把握。
        就我个人喜好而言,还是觉得现代诗歌应该有韵律节奏。那些口语化、随意性,任由个体情绪漫无边际的宣泄,全然不去顾忌用适当的韵律,把控诗歌的行文做法,使有些“诗歌”就相当于拆碎了文章的另类组合。
        当然,我也承认现代诗中有不少优秀作品在意象拿捏、诗意表达方面,有着超乎寻常的组合天赋,往往这些诗歌的成功在于“韵”在内而不在外。而李炳智的现代诗歌,读起来也朗朗上口,丝毫觉察不到任何韵脚的设置会约束些什么,似乎游弋于古词与新诗的韵律自由运用的长河之间。

        兼而有之的意象表达与情绪抒发的相互补充
        无论是“是至尊仁慈的上苍/授予我改变荒原的勋章”,还是“我会在美好的回忆中/心甘情愿等你”,李炳智诗歌在意象构筑方面、意象指向方面、意象柔和、意象串联等方面都具备很坚实的文学功底。
        纵观《受困的美人鱼》通篇129首诗歌,每一首都是独立成章。从题目设置、内容立意、情感表述、形式结构,表现的都是从容不迫,很各有见地。
        李炳智诗人号称“大漠剑客”。自以为有西北地域所必带来的耿直、率性、豁达、爽朗的性格以及深深的文学印痕。我倒不那么认为。他的意象所指多为西北黄土高原的人物和物景,而实质上,诗人基本上属于文质彬彬的类型。他的诗歌表现具备了众多古诗词大家们的大气与委婉。
        何以见得?诗意的冷静思考、婉转的契合转换、平静的运笔走向,这些都足以印证炳智君是一位具备儒雅诗风而又很克制情感的理性意味的当代诗人。

        兼而有之的孜孜以求与循序渐进的诗意呈现
        炳智是一位勤奋的诗人。虽已过半百,丝毫不见诗性蓬勃的收敛,丝毫不见诗性品味的老态龙钟。他有他得意经营的网络上的李氏“炳智诗歌坊”,酿造更新更美的醉人“诗花”而欢欣鼓舞,与人与己。他有他强大的粉丝团以及微信圈,令他新鲜出炉的从心而发的诗歌徜徉于延安山水、回荡于古老的西北高原上空。
        除了工作就是诗歌,我相信炳智对诗歌创作的刻意执着与坚守本分。有7年大学学习进修汉语言文学的经历,10年高中语文授课的经验,订阅数十种诗歌杂志,阅览十几万首各种类型的诗歌,不断探索诗歌韵律的新法运用,一直坚持不懈地创作属于自己所欣赏所爱怜的诗歌作品。
        发表几百首“李炳智诗歌”,足以印证他的辛勤耕耘多有斩获,足以印证他的研读探索成就了他的文学追求。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经过炳智精心的反反复复的细腻打磨,他的诗歌带来的是一种古朴新颖、一种返璞归真、一种沉稳扎实、一种清新荡漾的独特风格。
        
        下面我想按照炳智诗集《受困的美人鱼》所列出的小标题,谈谈我的粗读感觉。
        一、无论岁月的阴晴圆缺,一生都在“守望阳光”。
        李炳智诗人是一位很正直、很阳光、很讲原则、又很有正能量的中年诗人。
        漫游中的沉淀思考,填充了诗意的厚度;交友中的迎来送往,丰润了诗味的浓度;经历中的甜酸苦辣,丰富了诗人的想象空间。任何行进路途中的迷茫、任何似是而非的诋毁、任何社会上的不和谐之音,丝毫不会妨碍诗人在诗歌创作中坚守很质朴很纯真很有个性的理念。
        西北地域的特性,内蒙古大草原的辽阔,沙漠地带的荒芜人烟,黄土高原的沧桑寂寥,黄河流域的波澜壮阔,等等,炳智于情于理都会在诗歌创作中一一表达。而这种诗意的表达,完全是一种源自亲身的体验或者是内心最精粹的独白。诗人巧借植物、景致、画面、游历以及切身的实际感悟,抒发了自己“坚守阳光”,酷爱西北大地的意志与品质。
        我很理解李炳智把《胡杨》作为首篇的寓意。把胡杨比拟于人,再形象不过了。一首胡杨诗,演绎了顽强的生命与坚守沙漠的绝唱;一首胡杨诗,分明表达了诗人心地的善良和对生命的尊重;一首胡杨诗,直叙出诗人所崇拜、所追逐的品格。
        即便“守着孤单和荒凉”,依旧努力“践行着生命的美丽与顽强”。这些情绪的表达,完全可以看做是诗人在宣泄本人的意愿,是一种完全沉浸在对英雄主义的崇拜心理。
        好大气的一句:“我等待千年不愿消亡/只求唤醒万物之灵长”,接着是“给我的子孙留一个绿色海洋/美丽家园我们会永远共享”。这是一种个人的决心表述,是退耕还林人的决心、是珍爱并建设家园人的决心,更是植绿、护绿的宣言书!炳智诗语痛快淋漓,读者顿时身临其境,!
        我坚信,西北汉子信奉胡杨精神,炳智就是西北的一棵高高挺立的胡杨。没有沮丧气馁,坚持以自己微博的力量抵抗风沙,做沙漠中的坚挺脊梁,不在乎什么殿堂、什么荣誉!很在乎,默默一生坚守一个“植树造福”的信念。
        中国人民的首都,人人向往之。《相见时难》,比作诗人初拜京城的一种复杂情感。我喜欢这一首恰似古词言简意赅的格调。长安街的徘徊良久、昆明湖边的流连、八达岭顶上的感叹、祈年殿前的痴情心约,这一切勾画成炳智兄对北京古老历史的敬仰之情。
        把“一颗心/沉落爱的航站”,站在金水桥的桥头,“目光搜索人两岸”,尤其是“昆明湖畔/我入画舫君上岸”美哉妙哉!一股股亲情述说,一股股爱恋述求,一股股热血喷涌,紧紧地浓缩于几十字的诗行里。欲说又止的表达,比起千字文的描述更加有厚重的力量。我常年居于此,很惭愧竟然熟视无睹,没有这些很深刻地文学感悟。
        因为工作也因为诗歌,炳智长往返于北京与延安之间。为此,我更有感觉,炳智兄的联想会更加有质感、也更会有红色的经典诗词问世。世纪的阳光——照耀着前进中的延安,进而也会更辉煌地照耀在祖国心脏的北京。因为,有炳智的精美诗歌为证。
        《守望阳光》中“又一个清晨/我翘首东方静心将你等待”,我感觉就是诗人很纯净很真诚的内心独白。阳光无私,等待阳光的人更为崇尚与歌咏每一日的天赐而来的光明。
        二、隽永的诗行里,融入《大雪纯情》的味道
        李炳智诗人能用简短诗句去抒发复杂起伏而深邃意味的情感激荡,不能不说诗人驾驭诗歌的能力非同一般。作为诗集的第二个标题选择了《大雪纯情》,我认为很有禅意静默的道理。
        此目录下,有回归大漠的感慨,有清明节的冥思,有游览祖国山河的描述,有对黄河壶口壮观的咏叹,有游历欧洲的诗记,有对自然灾害的叱喝,有对远方的纤细的牵挂之心。读罢诗行,我倒觉得可以窥视到诗人“纯情”如真的爱情世界。寥寥数语勾勒出一位诗人温暖的情怀,点点滴滴刻画出一位诗人鲜明的观点,一笔一划确定了一位诗人仁爱与仁慈的博爱之心。
        46首诗歌并与《大雪纯情》,应该说是诗人有意而为之。那我就先来读这首干干净净的情感诗歌,看诗歌的文字力度怎样去打动平凡心肠而赢得共鸣。
        荒原与沙漠历来垂青于雪意的约定。多少个岁月,没有雪迹的踪影;所有的约会,都无法按期设定。“这欠下的情/这荒了的春/留给我的感伤/昨天还心痛”,诗人的如泣如诉,分明是一种对新事物新景致即将降临的强烈渴求。我断定,《大雪纯情》与炳智的职业有关。
        此诗用字极为简洁,结构清晰地就如同一首干干净净的古词。所有的韵脚都使用的恰如其分,所有雪色描写都利利索索。无论是“暮回首/山川朦胧”的视觉感知,还是“赐予我/前所未有的爱和宠”的心理感受;无论是“斜阳夕照/银山连绵接金龙”的意象形态,还是“国承吉运/恩泽被万众”精神寄托;诸如此类,诗人把一腔爱水、一腔热血、一腔热情全部倾洒于这片“爱与宠”的土地。诗人心理矗立的绿色同雪色合二为一,职业的期盼已融入纯粹的感情契约之中。
        炳智的《落叶》,朗朗上口的程度使我猛然想起该谱成一支曲子,一定特别好听。可惜了,我是位“音盲”,1234567全然不懂。
        一开始就是不凡之语。“成就了硕果累累/告别了秋的醉”,然后一种拟人的动态“裹着一缕寒风/带着叶柄飞”。落叶无私,彰显植树人的无私。看透了世态炎凉而从不会迷失方向,每一片树叶的位置就是一个忠诚的值守岗位。
“不恋岁月的无情/不恋显赫的位”,洋洋洒洒是失落的安然状态。不必去依附权势、不会去乞求怜悯、不该悔恨自己的凡俗。落叶的诗,是平凡之中见精神的缩影;落叶的歌,道出了为祖国增添绿色的本分;落叶的颂,其实是炳智本人生活经历的一段记忆。
        我看《流星》,欣赏一瞬间的英勇,灰烬以后也是一道灿烂的虹彩。我看《天各一方》,是一种殇别之苦:忧伤是一种躲闪不及的牵肠挂肚,志同道合,自然地“总把我们融进了对方的诗行”。扑捉到《蝶》:前缘的约定,注定是以破茧的必然,“一个阳光明媚的午间/我捕捉到一段生命的弧线”。
        特意我想提提炳智兄为画作而写的诗评,的确令我《眼前一亮》。诗中,苏静的油画《山花烂漫》感动于炳智。炳智的诗又把诗情画意解读并细细咀嚼了一遍。诗与画的融合,画中有诗、诗中有画,说不好是谁成就了谁?总之,互为补充达到了诗画的统一。
        “尽管生命在无助中奔忙/我依然散发出屡屡芳香”,我在乎这句话所容纳的分量。写出了画意,勾勒出江湖中自我约束的严谨。“不慕那惊世的风流倜傥/一朵小花折射出太阳的光芒”,画意有心,诗情有意。有意地把一个忠诚于党的事业的为祖国耕画绿色的战士融合的天衣无缝,这里表达了炳智的意愿。
        三、《相遇如花》,诗意人生从此不再惆怅
        相遇也好、离别也好,都有一番思绪在心头。
        人的一生总是五彩斑斓,总是互为角色地变换:或悲或喜、或荣或辱,或强或弱、或富或贫。作为诗歌的表现形式,莫过于离别与相见的题材层出不穷。从古当今,唐宋明清,诗词歌赋无不悬系着这两个显著题目而经久不衰。
        我们不提李白的把酒问青天、不提王维的相见恨晚、不提李清照的月圆阴缺,我只谈李炳智。因为,炳智的诗歌也有大漠烟直的沧桑,也有“相知相惜的诗话”。古香古色,说不上比什么物品珍贵上几分。诗从心发的炳智,以一种真诚填写了与朋友的每一次欢聚、每一次离别。
        “我们用诗情画意/定格今生的牵挂”,炳智是有情有义之人。花的灿烂、花的绚丽、花的衬托,寓意朋友之间相见的快乐心绪。淡如水情已浓,一切交给“用墨香凝结”彼此的友谊。多一丝挚热如汤的情、多一页泪花似雨的诗,炳智君的内心缠绵的诗句,坦荡地昭然若揭于读者面前。
        我再想说说炳智的《永恒的爱——写给邹森摄影作品<母爱·地震>》。一场罕见的汶川地震,使全国人民陷入极度的悲哀之中。大量的文化作品记录并重现那一个震撼人心、感动世界的时刻。摄影师邹森的作品获得年度最佳新闻奖。
        炳智诗人是一位有大爱之心的人,而且是一位极易触景生“诗”的文字快手。《永恒的爱》摄影作品反映的是母女之情,诗人既抓住了母女相爱相依的离别瞬间又拓宽了对大爱的深刻诠释。“粗茶淡饭/把母女的心脉粘在一起”,“生命的最后一刻/妈妈/你还将女儿拥在怀里”。母亲的大爱之情在此时此诗中,展现的是一种无畏无私,这样的诗句,歌咏的是中华母爱的纯真与付出。走向窒息的死亡,母女一直相依为命。最后一滴泪水,滴在女儿脸上也痛在诗人的心头。
        从这首《永恒的爱》的字里行间,我们看到了炳智诗人“孝行天下”的诺言不是一句随口而出的空话。“如果生命真有轮回/女儿来世还要和妈妈守在一起”,我更以为,这是诗人发自内心的对妈妈的真实表白。
        为画作和摄影作品写诗评,本身是一种比较新颖的尝试,我也观赏到一些。炳智的以诗作评,把潜在心底的话语融入评说他人作品之中。我看得出来,诗人不用花费大的气力。情感吐露、身心融汇于作品其内,是炳智兄最真挚的诗歌倾述。有内容的诗歌,有自己感触的诗歌,就能感动与人,《永恒的爱》如是。
        李炳智诗人的作品还很多。仅就《受困的美人鱼》而言,很优秀的、很简练的、警言式的、抒怀式的诗歌,我很欣赏。不敢说我很崇拜李炳智诗人,但我很敬佩他对诗歌的专注与执着。
        我与炳智是友,微信友、博客友、诗会友即是。炳智的正派与执着在于,他的所有公共的文字空间几乎全部为自己原创的诗歌与诗歌活动所占满。没有闲情逸致的牢骚、没有道听途说的闲文、没有泛滥成灾的鸡汤、没有转载成风的低俗,有的是满满地正能量。所有诗歌,都是一种对大爱的赞美,呈现一种对诗歌殿堂的敬畏与尊崇。
        额外,我也想谈谈对炳智兄的诗歌别样看法。
        当面我曾向诗人直言不讳地提出过我的意见。他的诗歌思路的表达,缺少固有的时间概念。我以为,既然你创作诗歌需要读者的理解与支持,也需求读者的呼应与共鸣,那么你把写作的时间标出,有何不好呢?如有可能,把诗歌写作必须交代的背景一并写出来,可以方便或更好地与读者有成效地交流。如此这般,何乐而不为之?
       李炳智的诗歌有少一部分有解释说明,或副标题、或简介、或时间交代,固然很好,还望坚持下来成为习惯更好。
        执着地坚持自己的写作风格,把新诗赋予新的使命、赋予新的表现形式,炳智兄做了大胆的有意义的尝试。炳智诗歌有别于古词古诗,也有别于新诗歌的表现手法。我想说的是:有些诗歌着重了韵律的把持而控制了情感的抒发节奏。也就是说,偏重了格律的运用却忽略了情感的丰富发泄以及深层次有条理地意象化的立体展现。
        尝试与坚持,都是很痛苦的。坚守“兼而有之”的创作理念,李炳智必须付出常人不可忍受的代价。
        既要借鉴古人诗词歌赋中的韵律意味来改造新诗,又要极致地呈现并自如地表达心里所期心里所想;既要体现韵律美感适用于新诗的尽情倾述,又要跳跃性地推进创作诗歌的质量;既要保持阳春白雪式的高洁与雅致的创作风格,又要顾及下里巴人的淳朴与乡土习惯的欣赏情趣... ...凡此种种,李炳智诗歌还有许多文章可做。也好,探索有利创新。摸索中前行,恰是一次美妙的人生诗旅。
        奋斗无止境,诗歌的恢弘追求未有穷期。为我们的后人留下一些有流传价值的的不朽作品,正是我们共同所期待的。
                                                                                                                           2016·2·15·晚   陋室内停笔


刘辉(文军):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北京作家协会会员,北京市东城区作家协会会员。华夏红色诗歌促进会副会长。当代中国出版社《老北京那些事儿》系列丛书著作权人。京味儿散文、杂文以及诗歌作品散见于纸媒与网络。受邀出任诗歌评委。受邀参与名家作品评论。受邀参与电视剧本创作。受邀参与作家专栏的文学编纂。曾受邀参与报刊记者、主编等工作。

一条在诗韵海洋中游刃有余的“鱼” - 李炳智 - 炳智诗歌坊
图片:2016年新国风诗人节,刘辉、朱先树(原《诗刊》编审、著名诗歌评论家)、李炳智合影。
  评论这张
 
阅读(29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