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炳智诗歌坊

继承中华诗歌传统 探索当代诗路华语x

 
 
 

日志

 
 
关于我

李炳智(大漠剑客) 陕西子长县人,现居延安。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 陕西作家协会会员,延安市作协副主席。延安诗词学会副会长。《诗刊》、《星星》、《扬子江》、《十月》大型文学期刊、台湾《创世纪》诗杂志、《诗潮》、《中国诗人》、《延河》、《长江诗歌》、《新国风》、《延安文学》、陕西《文化艺术报》、《陕西日报》、《延安日报》等杂志报纸发表现代诗歌近300首。著有诗集《受困的美人鱼》、《一方水土的爱恋》。作品多次获奖并收入不同版本的年选。《一方水土的爱恋》获第三届国风文学奖。

网易考拉推荐

诗生活让人沉静自安  

2013-09-09 23:05: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生活让人沉静自安

——读李炳智《一方水土的爱恋》

杨葆铭

炳智先生《受困的美人鱼》将要再版,我为之高兴;得知《一方水土的爱恋》也即将付印,我更是高兴。我是这两部诗集在定稿之前的第一个读者,集子里有许多在我看来可称得上是典句的章节我至今还能诵读。好的诗作应该像音乐,像久久萦绕于心的美妙旋律,它是诗人心声的坦露,是诗人投向读者心中的一个滚烫而亲切的投影。每每想起炳智写下的那些令人低回的诗句时,总好像能听到炳智温文可亲的謦声,能看到他面带微笑的谦和身影。

炳智的第一部诗集出版之后,有朋友于惊奇之中还带有几分疑惑来问我:过去没听说炳智写诗,怎么猛不冷丁地就弄出这么一部诗集来。我说:写诗是炳智的一个青春梦。他将年轻时萌动于心的诗情诗意妥善地贮存在胸坎间,他将诗的种子小心翼翼地埋藏在自己的心田里。尘世的扰攘很容易将脆弱的诗的根苗给毁坏掉,但只要你时常能保持一种抗拒纷扰的心态,诗意就不会在你心中泯灭。在炳智看来,一个人无论显贵或低贱,无论贫穷或富有,但人性总是相通的。比如对童年和家乡的那种带有诗化的记忆,对美好事物所生发的欣悦之情,对生活的那声叹息和珍藏在我们心中的一种温暖与感动,这些既是永恒的、能够牵动人心的东西,也是诗人的一种心情诉求,而这种诉求,必须通过文学写作来完成或部分完成。诗作为一种别样的声音,以其特有的抒情性和“求其友声”的真诚,能寻找或召唤到更多的心灵回音。

从这部《一方水土的爱恋》中,可以看出炳智保持了惯有的诗风。语言的精粹和意象的唯美,使得码入诗中的每一个方块汉字都散发着一种灵光。这部集子在取材方面,较之《受困的美人鱼》更为广泛,其中对童年生活的记忆,对故乡风物的咏赞,就内在质感和外在气象上来看,这些经过岁月漂洗的朴素诗句,依然有着本色的绚烂和华丽。《我从黑夜走来》、《我和蚂蚁》、《雁阵》三首短章,为我们勾画出一个原生态的乡土场景。读着这些诗,不免让人心生惊奇。一个人怎能将土炕上的那盏昏黄的煤油灯和灯前“父亲烟草的星火”记得那么牢呢?怎能将大雁掠空而过的内心风景以诗的形式展示给人来看呢?优秀的诗人,具有把高度集中的精神经验和审美意趣汇于一点的能力,让我们在读到这个“集中点”时,眼前会为之一亮。炳智的诗,唯美、真诚,那些抒发内心情愫的诗作,于愤懑哀怨中又生发出一种顽强。《谁俱神笔描我心》、《今夜无眠》等篇章,既是作者心事的一种表达,也是深藏在读者心中的一种意绪。通过阅读,使作者与读者完成了心与心的一次交换,并在这种交换中,获得了一种特别的快乐。

我为炳智的第一部诗集写过一个序言,序中表述了我对新诗写作的一些看法。在我看来,所谓的城市化,实际上是诗意的一种不断消解化。所谓“诗意的栖居”不过是都市人对田园美景的一种向往,是地产老板从诗人口中窃来的一句广告语。真正的诗意即就是栖居在绳床瓦灶的草庵茅舍也能产生。“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生好时节。”一个“闲”字,道出了诗意产生的前提条件。我们常说的闲情逸致,实际上表达的是逸趣和雅致催生出的闲适心情。活在今天这个精彩刺激、快而无当的时代,人们忙碌而疲惫。看一看当下的中国人,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焦虑和不安。在人头攒动、擦肩摩踵的街头闹市,你看到的是红火喧闹,和这喧闹中透出的那份孤独与寂寞。炳智所选择的诗生活,实际上是人生的一种转轨。他从挟裹着人去追逐一个没有具象目标的人流中逃离出来,选择了能使心灵得以舒缓和沉静的慢生活。这样的生活,使炳智有了一个能将春花秋月幻化成内心风景的宽怀心理。他笔下的春草秋叶、溪流瑞雪,无不是避开人世的喧嚣,在心田上修篱种菊的一种意绪的表达。炳智写诗追求唯美,每一个汉字在经过他的严格汰选和淘洗之后,才被码入符合自己审美意趣的韵律中。《初雪》、《油菜花开》、《我的白桦林》等篇章,既有宋人小令的婉约精致,又散发着徐志摩式的“浓得化不开”的痴情爱意。清人袁子才《随园诗话》有云:诗如天生花卉,春兰秋菊各有一时之秀,不容人为轩轾。音律风趣能动人者,即为佳诗。翻开炳智《一方水土的爱恋》,让人好像看到一个澄明清澈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诗人可以春赏百花夏观瀑,秋采红叶冬踏雪;闲来垂钓溪水边,清风一枕南窗卧。

高建群不吝笔墨,用书法为炳智的第一部诗集写过一个序言,这一次,高兄别出心裁,以画为序,为炳智的诗集作《鸠摩罗什东行图》一幅,画上的题款言近意远,简洁深刻,当为诗家谨记。诗为何物?就字面来讲,“土”和“寸”相叠乃为寺,寺旁有“言”之谓诗。曲黎敏女士解“诗”云:言是心灵独语,寺庙是道场,那么,“诗”就是道场里的长啸。读了炳智的诗,看了建群兄的画,突然想起《世说新语》中的一则小故事:魏晋时的阮籍善啸,啸声悠长,能传很远。一日,阮籍听说山中出了一位得道真人,便前去拜访,却遭到真人的冷遇,阮籍在郁闷之下,发出一声长啸。真人听此啸声后说:可否再啸一声。籍复又长啸一声后尽兴而归。当他行至半山时,忽闻山上有啸声传来,其声清悠,若五乐共鸣。籍回头看时,方知此乃真人发出的啸声。炳智的这百余首短章,也可称得上是百声长啸。这啸声能否得到真人的嘉许且忽略不计,但他至少在啸过之后,心情会感到无比舒畅。炳智要的就是这种舒畅,而我在诗中也感受到了这种舒畅。

  

(本文发表于2013831日《延安日报》“杨家岭”副刊。作者杨葆铭系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延安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延安日报》副总编)

 
诗生活让人沉静自安 - 大漠剑客 - 炳智诗歌坊A  

《一方水土的爱恋》网售地址:

http://www.sxrmbook.com/?mod=goods&do=display&id=4759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